当前位置:马洋琪 > 马洋琪 >

计生干部“5元钱也不放过” 积小成多贪12万余元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她们工作十分辛苦,适当考虑点工作经费,这有啥问题嘛?再说,我又没有把钱揣进自己腰包!哪有错呀!”

  原来,贾代戎从2014年3月开始负责计生工作,在发放独生子女父母奖励金时,他发现村民对奖补政策知晓度不高,发放名单在村务公开栏公示时几乎无人关注,这“不起眼的5元钱”大有文章可做。从那一刻起,他就着手“谋划”,以好友冯某斌所在村为点,经常给该村计生专干送点小礼品,吃吃饭,借工作之名加深感情,待取得对方信任后,就说服对方以五五分账方式,采取虚报领取人的办法套取计生奖励金。

  谈话没有取得实质效果。李建兵也怀疑贾代戎把独生子女父母每人每月5元奖励金挪作他用的真实性——他怎么会为了这点蝇头小利去触碰纪律红线?

责任编辑:余鹏飞

  今年1月,贾代戎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伙同贾代戎套取资金的14名村计生专干也相继被调查处理。

  要弄清这一问题,揭开谜底,只能全面核实贾代戎在职5年间所经手的计生奖励金发放资料。

  原标题:“不起眼的5元钱”

  接下来的一周,调查人员拿着发放名册逐户核对,最终在计生奖励金发放花名册中发现了猫腻。一组组不符合领取计生奖励金条件的名字夹杂在真实受益者的名单内;代领数额较大的几名村干部没有把代领资金如数发放给村民;部分村计生专干在镇计生办领取了一定数额的工作经费……初步核实,贾代戎经手的计生奖励金,竟有12万余元存在异常。

  第一次套取后,见没人发现,他的胆子也越来越大,认为一个村太小,资金也不多,既然一个村是这样操作,为什么全镇14个村不一起弄?为了保险起见,他依然采取单独约见的办法,逐一与各村计生专干达成共识。一个以他为核心,14名村计生专干为“助手”的套取团伙就此形成。据查,2014年至2017年,贾代戎和他的同伙共分散领取私分专项资金97630元,他本人分得27400元;同时利用其父母妻子银行账号套取奖励金23680元。

  李建兵再次约谈贾代戎。这一次,手握大量证据的他开门见山地问道:

  以案为鉴,游仙区为确保其他惠农惠民专项资金实实在在用之于民,让群众切实感受到党和政府的关怀,立即在全区范围内对重度残疾人补贴独生子女奖补农机购置补贴困难群众临时生活救助等资金的发放情况进行集中清理,扎实做好以案促改工作。(冯瑞 雷海天)

  “李某华贾某均魏某芳等人并不是曲阳村的村民,为什么会出现在该村名册中?你是否知晓?”

  镇纪委意识到案件可能牵涉面广涉案人员多,就迅速向区纪委监委作了专题汇报。区纪委监委通过对前期资料的分析,怀疑贾代戎一人无法将所有资金全部吞掉,其背后可能隐藏着一个虚报套取奖励金“团伙”。2019年1月2日,区纪委监委正式立案。

  “姜某某二婚后又生育一子,不属于奖励对象,你是如何审核把关的?”

  面对镇纪委书记李建兵的询问,贾代戎态度生硬一脸不屑。2018年底,有群众向四川省绵阳市游仙区忠兴镇纪委举报,镇社会事务服务中心副主任贾代戎将部分独生子女父母奖励金作为工作经费发放给了村计生专干。

  面对调查人员掌握的大量证据,贾代戎低下了头,全盘托出了上下合谋套取奖励金的违纪违法事实。

  为了不打草惊蛇,忠兴镇纪委选择从外围调查入手,先后调取了该镇2016年2017年计生奖励金发放花名册。通过个别走访,细心的调查人员发现,金玉村的名册中出现了贾代戎父亲贾三钰的名字。这一疑点引起调查人员高度重视:他父亲既不是本村人也不符合政策!会不会还有其他类似情况?


2019-04-06 20:47admin admin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