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2. 乐百家lo566官网支付宝存款 > 散文 > 伤感散文 > 青春奠

青春奠

十一岁的我,浸泡在夏末溽热的空气里,看深黑色的树叶摇曳在当空,听衰弱的蝉鸣飘荡在耳畔,脚踩着松软的沙土,深吸一口气,感受着异样的忧怆。在幻想 远空有一群飞鸟盘旋在葱

青春奠

十一岁的我,浸泡在夏末溽热的空气里,看深黑色的树叶摇曳在当空,听衰弱的蝉鸣飘荡在耳畔,脚踩着松软的沙土,深吸一口气,感受着异样的忧怆。在幻想……

远空有一群飞鸟盘旋在葱郁的密林上方,阳光温柔地倾泻下来,在蜿蜒的路的尽头,分隔出一片天空的晴朗。我驻足观望,路的暗处,是谁在轻声吟唱,歌声悠扬,激荡在心房,惊不起鸟儿,也赶不走迷惘。

你就出现在十二岁的我的身旁,你同样惆怅,天使的面庞,数不尽的忧伤。额前飘逸的刘海,即便是无风,也倔强天真地荡漾。你不该在我的身旁,我或许已有了方向,抛开迷惘,去寻找另一片天的晴朗,乌云遮住了我的双眼,而你就站在荫庇里,久久地张望,换来的是另一番别有滋味的牵肠。

你依然出现在十三岁的我的身旁,我整理行装,继续起航。年少的轻狂,轻视了无辜,也狂得张扬,但两种力量,在慢慢酝酿。乌云悄悄挪移了位置,把你我曝在阳光下,久违的邂逅,伴着青草的涩香。天地仿佛换了模样,在我的生命里,周期性的出现了阳光。那似隔了层层纱笼罩在心头的错觉,让我重新审视了你。我不知道那叫什么,就是知道了,也会第一时间和你分享。

于是,马路上有你的背影多了,有你的欢笑多了,有我的幸福也多了。十三岁的天空,飞过一对比翼鸟,不知道远方,却还是向着远方。梦中一片落叶打破了整片湖的宁静,我悄悄地拾起,握在手心,生怕她枯萎。

十四岁的我,照旧有梦。我像一只鸟儿在飞翔,永远只朝着同一方向。最后,倦了,坠在一片明净的湖里,冰冷的湖水浸湿了我的衣裳,缓缓地融入我的生命。我从梦中惊醒,每次都是虚惊一场,拉开窗帘,刚下过一场雨,打湿了层层落叶。我深凝着这条旧路,漫漫而且修长,再没有你的脚步踩得这落叶沙沙作响,你并不踩它,它反将你的旧迹掩盖在无尽的黑暗里。

记忆不是很长,只是已被刷洗,变了灰蒙的色调,而我也只是轻轻地拭去,阳光依旧晴朗,依旧哺育我心中的幼苗,它茁壮地成长,越发铿锵,于是,不止一个的你出现在我的身旁,我也逐渐坚强。梦中不再有飞翔,明净的湖干涸到出现森林,包罗万象。我静静地接连不断的泛黄的记忆碎片。内心无比感伤,是在感叹岁月曾改变的容颜,我对我的我永不后悔,这独属于我,我永远独自珍藏。

十五岁的我,有一个特别的你出现,你或沉默寡言,或不卑不亢,我渐渐地走进,走进,本不打算有任何的印象,却分明感觉到心跳,既惊悸又奔放。渐渐地喜欢上了你鼻息那沉而稳的暖流,融化了心灵的坚冰,化为水去滋润心中发叉的幼苗。

牵着你的手徜徉,你说你不喜欢漂泊,却甘愿牵着我的手流浪。更愿意化作一个影子,以另一种方式,继续流浪,我说得最多的是伤感,你说你喜欢我的儿女情长,我做得最多的是叛逆,你就随我彻底地疯狂。

本文来源:/wenzhang/2576.html

推荐阅读

读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