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2. 乐百家lo566官网支付宝存款 > 小说 > 校园青春 > 隐形的岁月叫作青春

隐形的岁月叫作青春

你,靠窗的女生坐到这里来!班主任不急不慢的招手示意陶凡。陶凡忽然恍过神来,木讷的自言到:我吗,我......我......哦!陶凡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生,平刘海,小眼睛,脸上还有些

隐形的岁月叫作青春

  "你,靠窗的女生坐到这里来!”班主任不急不慢的招手示意陶凡。陶凡忽然恍过神来,木讷的自言到:“我吗,我......我......哦!”陶凡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生,平刘海,小眼睛,脸上还有些斑斑点点,牙不齐,但爱笑,遇到搞笑的事可以自己一个人笑,忘掉一切什么“注意形象”“矜持”等女生该注意的字眼,甚至自顾自的手舞足蹈。是个大方幽默却敏感自卑的女孩。陶凡掏空了自己的课桌,径直走向齐越,齐越是高一新生中的第一名,是个干净漂亮的女生。因为和一个调皮多话的女生坐了同座位,成绩有所下降,老班这才作此决定。中间四张座位,即两组,两边分别一组,所以陶凡左右都有人,陶凡右边坐着齐越,而左边是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留着一头短发,超像菜菜的女生,叫夏雨。夏雨很大方,很快就和陶凡熟识。自此,陶凡便多了一个人一起傻笑,夏雨爱和陶凡上课传小纸条,爱说悄悄话。
  
  那是陶凡和夏雨坐在一起的第四堂课,是语文课,一支黑色中性笔从空中抛落在地,那是夏雨后面男生的。一头干净整洁的中短发,斜刘海,高挺的鼻梁,睫毛密而长,不时像蝴蝶的翅膀一张一合,好看极了。的确,他是个俊朗的男孩,他叫尚玮,玮饶有笑意的用书戳着夏雨,夏雨不耐烦的帮他捡起了笔。不一会,玮的笔又重新从空中抛出然后落地,同样的,夏雨又捡起,玮并不罢休,过了一会又抛笔,夏雨终于失去了耐心,夏雨以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杀气投向玮,玮却以微笑相对,嘴角一颗虎牙微微露出,没有半点愧色,一旁的凡毅然阻止了这场战争的到来,伸手捡过笔交到来玮的手心。凡冲玮会心一笑,没有说话。接下来的几天,玮依旧重复自己的“游戏
  
  ”凡也一直奉陪,偶尔凡也会假装听不见,玮就会调皮的推推凡的胳膊,像个正撒娇的孩子,凡对玮还是会败下阵来。
  
  凡是个纯正的苦孩子,年幼丧母,连一天母爱都不曾拥有过,也永远不曾感受过静静待在母亲怀里的那份美好,或许在梦里,在梦里......所以注定凡的自卑敏感,她就像一只丑小鸭,同学中间也不乏经常取笑她的,说她满脸麻子,活像芙蓉姐姐。这些她都不在乎,但却十分害怕别人说她是个没人要的拖油瓶,更害怕玮因此怒不可厄与他们打架,凡不知道为什么玮为什对她这么好,她也不敢对他有什么幻想,因为她没有任何筹码让她消遣。
  
  凡的外套不知什么时候开了线,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用笔朝开了线的小口处戳去,来回旋转,惹得凡哈哈大笑,凡又好气又好笑,转身瞪着玮,却带有一丝笑意,玮只是盯着凡的眼睛,这双清澈的眸子似乎在表达着什么,或许那是一种美好的东西,无尘无染,无拘无束!谁也不知道,条件还不错的玮为什么老爱和这个既不漂亮又不可爱的女生开玩笑,玮会故意问凡要餐巾纸,抽去五六张,凡便一把夺过纸,拿走大半放回包装袋,留下一张递到玮的手心,玮会无语的看着凡,但却没有一丝厌恶。语文课上,玮会故意藏起自己的试卷,然后向凡借试卷,玮经常看着凡俊秀的字迹发呆,以至于老师叫他也没反应,就算是被罚站在后面还是继续傻笑。晚自习前,凡为了感谢玮的同桌李平帮自己带早饭,买来糖果塞给了李平,一旁的玮偷偷瞟着面带微笑的凡,失落迅速划过他俊朗的脸庞然后迅速被遮掩。“为什么没有我的?”玮的语气似乎有点责备,凡顺手给了玮一颗糖,接过糖果的玮跑向教室外面,小心翼翼的欣赏着,直到一个调皮的男生夺过糖果跑开时,他才恍过来,玮拼命的追着,嘴里还不停的叫唤着,直到追出校门外,男生才肯停步,男生阴阳怪气的调侃道:“一颗小糖果至于吗?不会是女朋友送的吧。”玮看着糖果傻笑着,不语。

本文来源:/xiaoshuo/xiaoyuanqingchun/11593.html

推荐阅读

读者推荐